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喉罩全麻在小儿支气管肺泡灌洗术中的临床应用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要]目的研究喉罩全麻在小儿支气管肺泡灌洗术中的临床应用效果。方法选择2015年1月- 2017年12月在我院行支气管肺泡灌洗术的患儿50例,按随机数字表法随机分为传统麻醉组和喉罩全麻组,每组25例。比较两组患儿的手术相关情况、生命指标、灌洗效果。结果喉罩全麻组患儿的手术时间( 16.33±4.12) min、麻醉时间( 29.20±4.35) min以及术中呛咳(8.00%)、肢体运动(4.00%)的发生情况均少于传统麻醉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灌洗良好率(92.00%)高于传统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喉罩组患儿纤支镜插入后[ ( 96.13±3.27)次/分1及灌洗时的心率[(96.33±5.27)次/分)1、灌洗时的平均动脉压( 75.11±4.08) mmHg均低于传统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喉罩组患儿在纤支镜插入前、纤支镜插入后、灌洗时的血氧饱和度( 98.80±0.87)%、(98.74±1.06)%、(98.77±0.78)%均高于传统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小儿支气管肺泡灌洗术采用喉罩全身麻醉相关并发症少,接受度高,是值得推荐的麻醉方法。
  [关键词]小儿支气管;肺泡灌洗术;喉罩全麻;并发症
  [中图分类号] R614.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0616( 2019) 01-124-04
  支气管肺泡灌洗术( bronchoalveolar lavage,BAL)是在纤维支气管镜检查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项新技术[1],其通过向支气管肺泡内反复注入生理盐水(或其他药物)并将其吸出,是临床用来诊断、治疗肺部疾病并判断预后效果的有效方法。BAL对于小儿呼吸内科的疾病有重要的临床诊断和治疗意义21为了探讨更为合理的小儿支气管肺泡灌洗术的麻醉方法,本研究选择2015年1月- 2017年12月在我院收治的支气管肺炎患儿50例进行研究,为临床相关手术麻醉提供参考。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2015年1月- 2017年12月本院收治的支气管患儿50例,根据随机数字表法分为对照组、观察组。纳入标准:ASAⅡ级或Ⅲ级;参与本次研究前未接受过相似手术治疗。排除标准:存在其他呼吸系统疾病的患儿;近期出现大咯血、弥漫性肺泡出血的患者;合并心力衰竭、心律失常及心肌梗死的患者;合并重度肺功能不全的患儿;存在麻醉禁忌证的患儿。观察组25例,男15例,女10例;年龄1 -6岁,平均(3.56+ 1.28)岁。体重10 - 3lkg,平均(17.25±3.40) kg。病程28 - 125d.平均(59.65±13.72)d。对照组25例,男17例,女8例;年龄l-8岁,平均(3.62±1.32)岁。体重11 - 3lkg,平均(17.32±3.37) kg。病程30 - 129d.平均(60.02±13.64)d。
  本次研究方案已上交至医院伦理委员会进行审批并已获得批准。两组患者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 麻醉方法
  两组患儿在术前6h禁食禁饮,于术前30min肌肉注射阿托品(焦作福瑞堂制药有限公司,H41021273) O.Olmg/kg。在进入手术室后,予以面罩吸氧,并与监护仪连接,对心率、呼吸、血氧饱和度等指标进行监测。对照组进行口腔和喉头表面麻醉,予以浓度为2%利多卡因(山东海纳药业有限公司,H37021596)、氯胺酮(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H32022820)2mg/kg和丙泊酚(西安力邦制药有限公司,H19990282)2.5mg/kg静脉推注。观察组进行麻醉诱导,予以丙泊酚(西安力邦制药有限公司,H19990282)2.5mg/kg、芬太尼(宜昌人福药业有限责任公司,H20054256)2μg/kg.罗库溴铵(华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H20103495)0.5mg/kg,在患儿进入睡眠后,将2号或2.5号喉罩插入,使用纤维支气管镜专用接头连接喉罩和麻醉機通气管路,予以浓度为1% - 2%的七氟醚(英国AbbottLaboratories Limited;注册证号:H20110048)维持麻醉;对照组经口腔直接插入纤维支气管镜进行灌洗。观察组经纤维支气管镜专用接头和喉罩插入纤维支气管镜。灌洗方法:纤维支气管镜在进入声门、主气管和支气管后,在肺不张段嵌入镜头,注入生理盐水5 - lOmL/次,再予以10.8 - 13.2kPa的负压将其吸出,反复灌洗5次,再注入庆大霉素(烟台鲁银药业有限公司,H37020497)3000U/kg,根据患儿实际情况加注地塞米松(国营张家港市制药厂,H32021492)O.lmg/kg,剂量控制在2mg以内。
  1.3 观察指标及疗效判定标准[3]
  观察两组支气管患儿手术时间、麻醉时间,并记录两组患儿在术中的呛咳发生情况、肢体运动情况。监测两组支气管患儿不同时间段的生命指标,包括心率、平均动脉压、血氧饱和度。由纤维支气管镜操作医师对两组支气管患儿的灌洗效果进行判定,包括良好、一般和差三项。
  1.4 统计学处理
  计数资料和计量资料以SPSS20.0软件行X2检验和t检验,P< 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手术相关情况比较
  观察组支气管患儿的手术时间和麻醉时间均短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l。
  2.2 两组支气管患儿术中情况和灌洗效果比较
  观察组支气管患儿术中呛咳、肢体运动的发生情况均少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且灌洗良好率更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3 两组生命指标比较
  两组支气管患儿之间对比麻醉前和纤支镜插入前的心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纤支镜插入后及灌洗时的心率均比对照组低,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对照组和观察组除灌洗时数据外其他时间点的平均动脉压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除麻醉前之外,观察组其余时间点的血氧饱和度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3 讨论
  支气管肺泡灌洗术应用在肺泡炎、石棉肺、肺纤维化、肺癌等多种肺部疾病的临床诊断和鉴别诊断中,还可对肺部疾病的病因、发病机制、临床疗效和预后进行研究和判断[4-5]。
  支气管肺泡灌洗术具有无创、安全性高、可重复性等多种优势[6],成人支气管肺泡灌洗术在表面麻醉下即可完成;在术前,支气管患儿的一般状况和呼吸功能均较差,气管黏膜神经丰富且存在严重的应激反应[7],对其进行反复的冲洗和吸引会增加患儿出现肺水肿、肺不张的可能性,另外支气管患儿由于解剖结构特殊、支气管管腔窄小,加上机体耐受性和配合度均较差,因此支气管患儿进行支气管肺泡灌洗术的麻醉风险性较大,因此在进行手术时需进行静脉全身麻醉[8]。
  喉罩是应用在全麻手术中建立安全气道的有效手段,具有使用简单、放置成功率高、通气可靠、避免咽喉及气管黏膜损伤、刺激小等多种优越,且随着喉罩的持续改进,其可还稳定血流动力学、减少并发症,大大地提高有效性和安全性,促进了其在临床中的应用[9-12]。使用喉罩全麻能够使支气管患儿保持安静状态,松弛呼吸道,且可降低黏膜反应,减少术中呛咳动作的发生,增加患儿机体对缺氧的耐受性,从而减少术中肢体运动情况的出现。另外使用纤维支气管镜经呼吸道进行灌洗操作,在术中需要保持呼吸道的通畅和自主呼吸稳定,需做好麻醉中的气道管理和有效控制麻醉深度,有效稳定患儿的生命指标[13-15]。在喉罩全麻中使用丙泊酚、芬太尼、罗库溴铵进行麻醉诱导,能够对术中患儿的呼吸进行有效控制,另外术中根据手术需要对静注七氟醚能够对麻醉深度进行调整,对应激反应进行抑制,且可反复冲洗、吸引将支气管肺泡中栓塞物清除,并不会干扰患儿的肺的生理过程[16-17]。
  另外术中选用2号或2.5号喉罩能够使纤维支气管镜顺利通过,还可使支气管患儿的呼吸功减少,有效减少术中患儿呛咳和肢体运动等情况的发生,有效维持术中血氧饱和度,可有效缩短手术时间和麻醉时间,灌洗效果也得到较好地提升。
  本研究数据显示,观察组支气管患儿的手术时间和麻醉时间同对照组相比更短,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说明在术中使用喉罩全麻受到的干扰较少,可缩短术者的操作时间;术中观察组支气管患儿的呛咳、肢体运动情况均少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灌洗良好率更高,表明喉罩全麻对患儿机体产生的应激性小,可使纤维支气管镜经喉罩管腔直接进入肺泡进行操作,降低喉室损伤及鼻出血发生率,有效性及安全性更高;分析两组支气管患儿的生命指标发现,观察组患儿的心率、平均动脉压以及血氧饱和度较对照组更加平稳,说明喉罩全麻的麻醉效果更安全、平稳,可有效控制麻醉深度和通气。
  综上所述,喉罩全麻应用在小儿支气管肺泡灌洗术的可行性、有效性和安全性均较高,可提高灌洗效果,是临床值得推荐的麻醉方法;
  [参考文献]
  [1]柴军,龙波,李妍.单管三通喉罩在小儿肺泡灌洗术中的应用体会[J].中国医师杂志,2014,16(3): 398-400.
   [2]成燕,王郜,马加海.喉罩全身麻醉用于小儿支气管肺泡灌洗术的临床研究[J].实用医学杂志,2016,32(4):686-687.
   [3]范新莉,王鹏.喉罩用于小儿支气管肺泡灌洗术的临床研究[J].中国医疗器械信息,2016,22( 11):36-37.
   [4]薛静旋,陈林峰,梁桂生,等.喉罩用于小儿支气管肺泡灌洗术的临床观察[J].微创医学,2014,9(5):561-563.
   [5]杨天明,魏少华,梁卫根,等.三通喉罩通气用于犬支气管肺灌洗术对呼吸功能和应激反应的影响[J].广西医科大学学报,2014,31(1): 66-68.
  [6]杨劲,王俊林,赵津.喉罩全麻在小儿纤维支气管镜检查中的应用叨.临床麻醉学杂志,2013,29 (11):1076-1078.
  [7]刘婷.喉罩全麻控制通气在小儿无痛纤维支气管镜检查中的作用探讨[J].中國实用医药,2017,12( 17):68-70.
  [8]王少超,杨振东,赵献亮,等.喉罩全麻控制呼吸在患儿纤维支气管镜手术中的应用[J].临床麻醉学杂志,2014,30( 1): 64-67.
  [9]贺定辉,冯家宁,杨育英,等.喉罩联合支气管封堵器全麻在胸腔镜单肺通气中的应用叨.临床麻醉学杂志,2015, 31( 11):1128-1129.
  [10]张森雄,梁卓信.喉罩全麻下纤维支气管镜取儿童支气管异物的临床应用[J].中国内镜杂志,2016,22(2):104-106.
  [11]张杰.喉罩全麻下控制呼吸与自主呼吸在患儿纤支镜手术中的效果对比[J].中国临床研究,2014,27 (10):1244-1246.
  [12]钟剑洪,刘妙雯,梁江惠.喉罩与气管插管全麻对小儿腹腔镜手术气道恢复质量影响的比较[J].广东医学, 2016, 37( 16):2424-2425.
  [13]苏春华,杨高升.喉罩全麻与气管插管全麻在小儿麻醉中的应用效果观察[J].数理医药学杂志,2017,30(1):19-21.
  [14]韩宁,金振疆,祖剑宇.喉罩用于小儿支气管肺泡灌洗术的临床观察[J]临床麻醉学杂志,2012,28 (2): 192-193.
  [15]董成燕,王郜,马加海.喉罩全身麻醉用于小儿支气管肺泡灌洗术的临床研究[J].实用医学杂志,2016,32(4):686-687.
  [16]杨凤兵,杨晨,齐晓飞.喉罩全麻在小儿腹腔镜阑尾切除术中的应用叨,中国现代医生,2017,55 (15):105-107
  [17]谢国强,欧银强,邓淑娴.喉罩静脉全麻与插管静脉全麻在小儿短小手术麻醉的对比研究[J].中国医药科学,2017,7( 16):103-10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892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