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CT三维及X线在股骨转子间骨折分型的可靠性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要 目的:比较CT三维重建在诊断股骨转子间骨折分型的应用及其可靠性。方法:收治既往影像学资料清晰且完整的股骨转子间骨折患者108例,收集其影像学资料,由3名骨科医师分别进行阅片,并根据AO及Evans标准进行分型,并对其进行一致性检验。结果:股骨转子间骨折108例,AO分型及Evans分型中,基于CT三维组中的Kappa值均>X线组;基于CT三维及X线分型中,AO分型组的Kappa值均>AO亚型组与Evans分型组。结论:采用CT三维重建能够提高转子间骨折分型的准确性和精确性,AO分型的准确性较Evans分型更高。
  股骨转子间骨折是老年人最常见的损伤之一,具有显著的发病率和死亡率[1]。影像学检查明确骨折分型对于骨折的诊治具有极强的指导意义。随着CT三维成像技术的推广,临床大量报道CT三维成像在股骨转子间术前应用的积极性[2,3]。本研究旨在比较CT三维重建对比X线片在股骨转子间骨折分型诊治中的可靠性。
  资料与方法
  2015年1月-2018年1月收治股骨转子间骨折患者108例,女70例,男38例,年龄59 - 89岁,平均78岁。致病原因包括摔倒外伤、轻暴力外伤97例,严重暴力11例(包括高出摔伤5例,车祸6例)。所有患者均无病理性骨折,无血管神经损伤,入院均行髋部线片及CT三维重建。
  方法:收集患者影像学资料后,分别由3名骨科医师根據髋部X线片及CT三维阅片,按照AO及Evans分型标准进行骨折分型,并予以统计。
  统计学方法:使用SPSS 20.0进行一致性检验。根据Landis与Koch的定义[4],Kappa系数0.8 - 1.0表示一致性很好;0.61 - 0.8,高度一致性;0.41 - 0.60,中度一致性;O - 0.4,轻度一致性;O无一致性。Kappa检验水准d=0.05。
  结果
  基于X线骨折分型结果一致性,见表1。
  基于CT三维骨折分型结果一致性,见表2。
  基于X线及CT三维骨折分型结果一致性,见表3。
  讨论
  从研究结果可知,基于X线对股骨转子间骨折分型结果一致性中,AO分型Kappa值分别为0.81、0.66、0.76; AO亚型分型一致性较低,分别为0.46、0.28、0.32;Evans分型的一致性也偏低,分别为0.38、0.30、0.40;基于CT三维对股骨转子间骨折分型结果一致性分析中,对比X线A0分型,CT三维重建一致性略高,分别为0.86、0.83、0.82;AO亚型分型较X线分型有较大的提高,为0.70、0.61、0.66;Evans分型一致性也有较大提高,为0.42、0.55、0.60。X线片与CT三维重建结论的一致性AO分型较高,为0.68、0.71、0.72;AO亚型一致性较低,为0.53、0.41、0.32;Evans分型一致性也较低,分别为0.26、0.40、0.64。
  股骨转子间骨折的分型对于明确骨折是否稳定,术式选择均有良好的指导意义[5]。目前常用的AO分型、Evans分型均是基于X线检查进行骨折分型,缺少基于CT三维的股骨转子间分型。国内学者基于CT三维下建立股骨转子间的三柱分型理论[6],以头颈骨折块与股骨转子部骨连接为基础,按照内侧柱、外侧柱、后侧柱的完整与破坏情况将股骨转子间骨折分为I、Ⅱ、Ⅲ、Ⅳ、V5种类型并相应提出了手术建议。同样,国外有学者建议根据股骨转子间AO分型在CT三维下冠状面骨折的断端形态进行分型[7],认为基于股骨外侧壁完整性对股骨转子间骨折分型诊疗过程作用极大。股骨外侧壁骨折一定程度上将部分粗隆间骨折变成逆向斜行骨折,因此需要多加关注并将外侧壁的完整性纳入股骨转子见骨折诊疗考虑范围。
  上述结果表明,基于X线及CT三维重建的AO骨折分型一致性均较好,但X线对于AO亚型分型、Evans 一致性较低,主要在于X线的二维成像往往因为骨折线、骨皮质线的重影影响对骨折分型的判断。同时,基于CT三维重建下对AO、AO亚型、Evans分型一致性均高于基于X线组。表明了CT三维对于股骨转子间骨折分型的准确性及精确性。因此可以认为,x线及CT三维重建对股骨转子间骨折的AO分型均有较高的准确性,但相较于X线,CT三维重建更能精确明确AO亚型的分型,对于后期手术方式的选择具有指导意义,更可靠。
  参考文献
  [1] Futamura K.Baba T,Homma Y,et al.Newclassification focusing on the relationshiphetween the attaChment of the iliofemoralligament and the course of the fracture linefor intertrochanteric fractures[J].lnjury-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he Care of the Injured.2016,47(8):1685-1691.
  [2]陈少明,邱玉金,卢斌,等.不稳定股骨转子间骨折不同内固定方式的三维有限元分析[J].中国组织工程研究,2016,20(26):3890-3896.
  [3]强敏菲,陈雁西,张坤,等.计算机辅助术前计划在老年股骨转子间骨折治疗中的应用价值[J]中华骨科杂志,2017,37(17):1061-1068.
  [4] Landis JR,Koch GG.The measurement of ob-server agreement for categorical data[J].Bio-metrics,1977,33(1):159-174.
  [5]Slongo TF.Audig 6 L.Fracture and disloca-tion classification compendium for children:the AO pediatric comprehensive classifica-tion of long bone fractures (PCCF) [J].Journalof Orthopaedic Trauma.2007.21(10 Suppl):S135-60.
  [6]储小兵,杨予,宋建华,等.三维CT股骨转子间骨折的三柱分型[J].中华创伤杂志,2013.29(ll):1068-1073.
  [7] Cho JW, Kent WT, Yoon YC, et al.Frac-ture morphology of AO/OTA 31-A trochan-teric. fractures:A 3D CT study with an em-phasis on coronal fragments[J].Injury-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he Care of the Injured,2017,48(2):277-284.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7104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