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世界中痰嗜酸性粒细胞阳性慢阻肺对吸入激素治疗的疗效观察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观察真实世界中痰嗜酸性粒细胞阳性的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简称慢阻肺)患者使用吸入激素与痰嗜酸性粒细胞(Eos). FENO. FEVl/FVC. CAT评分的关系。方法:收治初次发病的慢阻肺痰嗜酸性粒细胞阳性患者104例;分别检测痰嗜酸性粒细胞、FENO、FEVl/FVC,CAT评分和用药情况。分A组(规律使用ICS患者)、B组(未使用ICS或使用ICS累计时间少于1个月,规律使用其他药物),分析两组痰嗜酸性粒细胞水平与FENO、 FEVl/FVC、CAT评分关系。结果:A组痰嗜酸性粒细胞转阴32例(80.0%)高于B组的18例(56.2%)(P<0.05)。A组和B组稳定期的FENO较急性期均降低,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且FENO与嗜酸性粒细胞水平呈正相关(P
  关键词 AECOPD;嗜酸性粒细胞;呼出气一氧化氮;糖皮质激素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是常见病、多发病。既往认为,COPD的气道炎症主要与中性粒细胞浸润有关,但是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文献指出COPD存在嗜酸性粒细胞炎症(eosinophil,EOS)[1]。FeNO与EOS和气道炎症有关,作为一项有用的皮质类固醇反应的预测指标,其已被广泛用于哮喘的诊治。目前关于AECOPD患者痰EOS与FeNO的相关性研究比较少,本文的目的是采用糖皮质激素治疗嗜酸性粒细胞阳性AECOPD患者,以观察其反应。对AECOPD患者FeNO与痰EOS相关性进行分析,探讨FeNO是否能代替痰嗜酸性粒细胞成为检测AECOPD嗜酸性粒细胞炎症的指标。
  资料与方法
  2015年3月-2017年3月收治初诊AECOPD筛选出痰嗜酸性粒细胞阳性患者102例,男76例,女26例,年龄41-77岁,平均(58±5.8)岁。根据其是否规律使用ICS,分为A组(规律使用ICS患者)、B组(未使用ICS或使用lCS累计时间少于1个月的患者,规律使用其他药物)。①研究对象纳入标准:本研究选用痰或诱导痰(无痰者)中EOS%≥3%作为气道内EOS计数阳性的标准。符合慢性阻塞性肺疾病诊治指南(2013年修订版)诊断标准;符合AECOPD诊断标准;受试前8周内未使用糖皮质激素治疗。②剔出标准:有糖皮质激素使用禁忌证者;合并鼻炎、支气管哮喘、自身免疫性疾病、心血管疾病、过敏性皮炎;对于肺功能、诱导痰检查、呼出气一氧化氮无法耐受及配合者;未规律使用药物、失访的患者。③随访及测定指标安排:所有患者入院当日(或次日)均行FENO、痰嗜酸性细胞计数、CAT评分,病情缓解后测定支气管舒张剂后的FEVI/FVC。出院时由患者主管医生自主安排缓解期用药,不做任何干预。登记患者信息用药
  (下轉第57页)(上接第55页)情况,每个月定期电话随访,了解患者使用药物情况,半年后稳定期复查FeNO、痰嗜酸性粒细胞计数、FEV/FVC(舒张后),再次行CAT评分。
  实验方法:①痰液标本收集、处理:痰液收集:经凉开水漱口后,将深部痰咳出,对合格痰标本进行留取和送检。采用规范诱导痰方法对无痰者进行痰液的收集,给予患者超声雾化吸入3%高渗盐水后,深咳痰液并进行收集。②FeNO测定:FeNO测定根据AST/ESR委员会推荐的“下呼吸道与鼻呼出一氧化氮在线与离线测定技术标准指南进行测定”。
  统计学方法:采用SPSS 17.0统计软件。符合正态分布的计量资料数据以(x±s)表示,两组间数据比较应用t检验。计数资料组间比较采用x2检验。两因素相关分析用Spearman相关分析。P< 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结果
  两组患者前后两次FeNO水平、痰EOS含量比较:A组稳定期FeNO、EOS%较急性期降低,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B组稳定期FeNO、EOS%较急性期降低,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但两组间前后两次FeNO、EOS%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没有表)。
  两组患者前后两次FEVI和CAT评分结果:两组患者稳定期CAT评分较急性期均有改善(P<0.05),A组改善更明显(P<0.05)。两组患者稳定期及急性期FEVl/FVC前后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FeNO水平与痰嗜酸性粒细胞百分比的相关性:AECOPD患者FeNO水平与痰嗜酸性粒细胞百分比的相关性,治疗前r=0.752,治疗后r=0.801(P<0.01),均呈正相关。
  讨论
  本研究发现痰嗜酸性粒细胞阳性A组与B组比较,CAT评分更低,痰嗜酸性粒细胞转阴更明显。因此,可以推测介导炎症的嗜酸性粒细胞水平的下降,可能改善了气道的通气功能,提高了患者的生活质量。但是两组患者的前后FEVI对比没有统计学差异。考虑原因:①慢阻肺患者气道阻塞的不可逆性,且随着年龄的增加,FEVI绝对值是逐年下降的。②可能与小气道功能、储备功能改善有关。嗜酸性粒细胞水平下降,气道炎症、高反应性得到控制。气道分泌减少,避免黏稠分泌物阻塞小气道,气道痉挛减少,更加通畅,从而提高通气和储备功能。本次研究没有监测小气道病变储备功能,这是不足之处[2,3]。③样本量较少可能也是导致没有统计差异的原因,可以扩大样本量,增加肺功能指标;同时,也希望更多类似多中心的研究证实。
  参考文献
  [1] Pocket Cuide to COPD Diagnosis,Manage-ment and Prevention,Updated 2015[J].Glob-al Initiative For Chronic Obstructive LungDisease.2015:1-26.
  [2]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AECOPD)诊治专家组.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AECOPD)诊治中国专家共识(2017年更新版)[J].国际呼吸杂志,2017,37(14):1041-1057.
  [3]柳威,陈荣昌.慢性阻塞性肺疾病诱导痰细胞分类特点及其与治疗反应性的相关性分析[J].中国呼吸与危重监护杂志,2016,15(6):537-54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7119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