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两种手术时机对胫骨Pilon骨折患者治疗效果的影响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探究兩种手术时机对Pilon骨折患者的疗效影响。方法 62例胫骨Pilon骨折患者, 以不同手术时机为依据分为甲组和乙组, 每组31例。甲组在伤后3~7 d行切开复位植骨解剖钢板内固定术进行治疗, 乙组在伤后7~24 d行分步延期开放复位内固定手术进行治疗。比较两组患者的临床疗效、并发症发生情况、负重时间、下床活动时间及骨折愈合时间。结果 乙组患者的优良率83.87%显著高于甲组的61.29%, 并发症发生率6.45%显著低于甲组的25.81%,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甲组患者的负重时间为(59.5±6.0)d、下床活动时间为(15.5±2.3)d, 乙组患者的负重时间为(46.3±7.5)d、下床活动时间为(11.3±2.1)d, 两组患者的负重时间、下床活动时间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甲组和乙组患者的骨折愈合时间分别为(18.1±3.0)、(15.5±2.3)周, 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选择适宜的手术时机是确保胫骨Pilon骨折患者手术疗效及预后水平提升的关键所在。
  【关键词】 胫骨Pilon骨折;手术时机;效果;安全性
  【Abstract】 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the effect of two surgical timings on the treatment of patients with sacral Pilon fracture. Methods   A total of 62 patients with sacral Pilon fracture were divided by different surgical timings into group A and group B, with 31 cases in each group. Group A was treated with open reduction and anatomical plate internal fixation 3~7 d after injury, and group B was treated with delayed open reduction and internal fixation 7~24 d after injury. Comparison were made on clinical efficacy, occurrence of complications, weight-bearing time, ambulation time and fracture healing time between the two groups. Results   Group B had significantly higher excellent rate as 83.87% than 61.29% in group A, and significantly lower incidence of complications as 6.45% than 25.81% in grouP A. Their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Group A had weight bearing time as (59.5±6.0)d, off-bed activity time as (15.5±2.3)d, which were (46.3±7.5) and (11.3±2.1) d in group B, and their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Group A and group B had fracture healing time respectively as (18.1±3.0) and (15.5±2.3) weeks, and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Conclusion   Choosing the right surgical timing is the key to ensure the improvement of surgical efficacy and prognosis of patients with tibial Pilon fracture.
  【Key words】 Sacral Pilon fracture; Surgical timings; Effect; Safety
  胫骨Pilon骨折在骨科临床上极为常见, 与高处纵向的压缩暴力有关, 表现为皮肤破裂、开放性骨折、腓骨骨折等症状, 对其机体健康及生活质量产生极大负性影响[1]。据统计, 在全部胫骨骨折中胫骨Pilon骨折发生率占3%~10%, 对患者心理健康及日常行为产生极大负性影响[2]。为了预防并发症、减少致残率, 手术则成为该病的主要治疗手段。但就手术时机而言, 临床观点不一, 且相关报道较少。为此, 本文以本院胫骨Pilon骨折为例, 分别在不同时机下采取手术疗法, 现将具体内容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以2016年1月~2017年12月本院收治的胫骨Pilon骨折患者62例作为研究对象, 所有患者均对本次研究知情且自愿参与, 以不同手术时机为依据将其分为甲组和乙组, 每组31例。甲组患者中男/女为21/10, 年龄18~62岁;乙组患者中男/女为19/12, 年龄20~60岁。两组患者的一般资料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具有可比性。
  1. 2 方法   1. 2. 1 術前准备 评估患者病情, 完成相关常规检查, 包括心电图、凝血功能、血尿常规、肝肾功能、CT检查等, 为手术做好准备。
  1. 2. 2 手术方法 甲组在伤后3~7 d行切开复位植骨解剖钢板内固定术进行治疗。如合并腓骨骨折, 在踝关节外侧取切口, 复位, 固定腓骨, 而后在胫骨下段前内侧取切口至内踝下方, 注意保持两个切口距离>7 cm, 显露胫骨下段骨折面, 并对其进行修复、固定, 经检查, 确定骨折对位满意, 即可关闭、缝合切口。
  乙组在伤后7~24 d行分步延期开放复位内固定手术进行治疗。软组织肿胀消退, 抬高患肢, 跟骨牵引, 静脉滴注甘露醇(25.0 ml/次, 2次/d)、红花注射液(200 ml/d, 1次/d)、外用红花酊、口服桃红四物汤, 以达消肿止痛、活血化瘀的目的, 注意观察、记录肢体远端皮温、足背动脉搏动、足趾活动, 以免发生筋膜间隔室综合征;7~24 d后, 行开放复位内固定术, 手术过程同甲组。
  1. 2. 3 术后处理 按医嘱向所有患者予以石膏托外固定, 辅以抗生素预防感染;术后早期被动/主动功能锻炼, 促进胫距关节面软骨的修复及塑形, 避免出现踝关节僵直、晚期创伤性关节炎等不良后果;叮嘱患者定期就诊复查。
  1. 3 观察指标及判定标准 比较两组患者的临床疗效、骨折愈合时间、并发症(伤口感染、内固定物外露、骨髓炎等)发生情况及负重时间、下床活动时间。疗效判定标准:差:患肢痛, 无法工作, 足踝关节运动恢复<50%, 足踝畸形, 距骨移位;良:行走痛, 对工作无影响, 踝关节运动恢复50%~74%, 正常步态, 大骨块向后移2~5 mm;优:踝关节运动恢复≥75%, 正常步态[3]。优良率=(优+良)/总例数×100%。
  1.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24.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处理。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两组患者临床疗效及并发症发生情况比较 乙组患者的优良率83.87%显著高于甲组的61.29%, 并发症发生率6.45%显著低于甲组的25.81%,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 2 两组患者负重时间、下床活动时间比较 甲组患者的负重时间为(59.5±6.0)d、下床活动时间为(15.5±2.3)d, 乙组患者的负重时间为(46.3±7.5)d、下床活动时间为(11.3±2.1)d, 两组患者的负重时间、下床活动时间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2. 3 两组患者骨折愈合时间比较 甲组和乙组患者的骨折愈合时间分别为(18.1±3.0)、(15.5±2.3)周, 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3 讨论
  以往研究学者认为, Pilon骨折的治疗应当在了解软组织损伤程度基础上, 为其施行切开复位内固定术[4]。为此, 本文分别在伤后3~7 d、7~24 d对Pilon骨折患者进行手术治疗, 结果显示, 乙组患者的优良率83.87%显著高于甲组的61.29%, 并发症发生率6.45%显著低于甲组的25.81%,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甲组患者的负重时间为(59.5±6.0)d、下床活动时间为(15.5±2.3)d, 乙组患者的负重时间为(46.3±7.5)d、下床活动时间为(11.3±2.1)d, 两组患者的负重时间、下床活动时间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甲组和乙组患者的骨折愈合时间分别为(18.1±3.0)、(15.5±2.3)周, 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和文献[5]结果相符, 原因分析如下:患者在伤后3~7 d采取手术治疗, 易延误伤口愈合, 增加并发症发生风险, 主要与骨折周围软组织损伤尚未恢复有关。而患者在伤后7~24 d采取分步疗法, 第一步, 抬高患肢, 采取抗感染、消肿止痛等药物治疗, 以达到减轻局部肿胀、稳定软组织的目的, 再通过牵引跟骨、切开等固定腓骨组织, 使其维持正常肢体长度, 以防挛缩;第二步, 施行开放性复位内固定操作。因此, 认为在患者伤后7~24 d采取干预治疗, 一方面可以预防组织损伤及水肿加重, 促使软组织得以充分休息, 减轻张力, 加速愈合时间;另一方面降低手术复位难度, 增强免疫能力, 减少切口感染、组织坏死等并发症, 以保证手术成功率。
  柳海铭等[6]选取Ⅱ型、Ⅲ型Pilon骨折患者作为研究对象, 分别采取延期手术治疗、非延期手术治疗, 即伤后7~16 d行急诊清创术, 结果得知, 行延期手术患者的愈合时间短, 且优良率高, 而术后并发症(切口感染、组织坏死等)发生率低, 说明延期切开复位内固定疗法对Pilon骨折患者病情恢复具有较高的应用价值。
  结合本次研究结果及临床经验, 作者认为胫骨Pilon骨折的治疗, 应当尽可能采取手术治疗, 以取得令人满意的解剖复位效果。与此同时, 需要注意的是在整个治疗过程中, 应做好术前评估及术后指导, 一方面为提升手术效果打下良好的基础, 另一方面则帮助患者尽早进行功能锻炼, 以达到修复关节面、加速骨折愈合、延缓骨性关节炎的目的, 以便患者在短时间内恢复正常的生活及工作[7-9]。
  综上所述, 胫骨Pilon骨折伤后7~24 d施行手术疗法, 疗效确切, 且骨折愈合用时短, 并发症少, 利于患者在短时间内便可下床活动, 甚至负重活动, 促使患者尽早恢复正常的生活及工作, 进一步优化患者生活质量, 值得进一步宣传、推广。
  参考文献
  [1] 刘毅, 李龙. 外固定支架结合内固定对高能量Pilon骨折患者的踝关节功能及复位的治疗作用. 临床和实验医学杂志, 2016, 15(14):1419-1422.
  [2] 马宁, 饶志涛, 张景生, 等. 高能量胫骨Pilon骨折手术方式的选择与治疗效果相关因素分析. 中华全科医学, 2015, 13(1):36-38.
  [3] 贾长军, 薛瑛, 宋宝安, 等. 微创经皮钢板内固定术治疗AO-C3型Pilon骨折患者的近远期疗效. 实用临床医药杂志, 2016, 20(19):106-107.
  [4] 周志成. 手术时机选择对胫骨Pilon骨折手术疗效的影响. 现代诊断与治疗, 2016, 27(16):3072-3073.
  [5] 姜金来. 分步延期手术治疗高能量Pilon骨折患者的临床效果. 医疗装备, 2017, 30(10):18-19.
  [6] 柳海铭, 张沿洲, 胡牮, 等. 延期手术和非延期手术治疗Pilon骨折的临床效果比较. 中国医药, 2016, 11(12):1815-1819.
  [7] 徐旭冬, 舒建国, 龚革会, 等. 2种固定治疗方法治疗胫骨Pilon骨折的疗效及其对患者术后生存质量的影响. 河北医科大学学报, 2013, 34(6):699-701.
  [8] 郑荣强, 周静怡. 手术时机选择对胫骨Pilon骨折手术疗效的影响. 中国骨伤, 2009, 22(10):770-772.
  [9] 曹录民. 胫骨Pilon骨折48例手术治疗的临床效果分析. 中国医药指南, 2011, 9(19):120-121.
  [收稿日期:2018-12-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8342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