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抑郁症对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分析伴抑郁症的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患者疾病症状及对生活质量产生的影响。方法 选取62例COPD患者作为研究对象, 对出院患者进行1年随访, 分析抑郁症对COPD患者生活质量产生的影响。结果 62例患者在住院期间死亡4例, 实际进入评估的患者为58例。正常患者10例(17.2%), 潜在抑郁症患者10例(17.2%), 具有抑郁症患者20例(34.5%), 严重抑郁症患者18例(31.0%)。非抑郁症COPD患者生活质量评分为(24.6±3.2)分, 低于抑郁症COPD患者的(65.2±6.8)分,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COPD患者发生抑郁症的因素有病程长、疾病重、无经济来源等, 伴抑郁症的COPD患者的生活质量较低, 更不利于疾病的预后, 系统的抗抑郁药物治疗能明显减轻伴抑郁症COPD患者的抑郁、焦虑、呼吸症状, 显著改善患者的日常活动能力。
  【关键词】 抑郁症;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疾病症状;生活质量
  DOI:10.14163/j.cnki.11-5547/r.2019.01.023
  COPD对患者的生命健康造成严重的影响, 且并发症较多, 通过临床大量研究发现COPD患者的心理障碍会影响病情、生活质量, 心理障碍包括情感障碍、神经症、应激适应能力下降等, 在临床中最为常见的是情感障碍[1, 2]。本次研究主要分析伴抑郁症的COPD患者疾病症状及对生活质量产生的影响, 具体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2016年3月~2017年3月本院收治的62例COPD患者作为研究对象, 纳入标准[3]:①患者均符合COPD的诊断标准;②经支气管舒张实验其结果显示为阴性。排除标准[4]:①不愿意配合肺功能检查的患者;②患有活动性肺结核、肺间质纤维化等疾病的患者。其中男47例, 女15例; 年龄65~93岁, 平均年龄(79.0±5.8)岁。
  1. 2 方法 收集COPD患者的临床资料, 如发病时间、并发症等, 在进行评估前应详细向患者及其家属表明其意义、重要性, 针对不能独立完成调查者应协助患者完成。
  1. 3 观察指标及判定标准 对COPD患者抑郁症情况进行分析, 采用汉密尔顿抑郁量表(HAMD)[5]进行抑郁症判定:正常为<8分, 潜在抑郁症为8~20分, 具有抑郁症为21~
  35分, 严重抑郁症为>35分。根据抑郁症情况分为非抑郁症(<8分, 10例)和抑郁症(≥8分, 48例), 对比其生活质量, 根据StGeorge’s呼吸问卷(SGPR)[6]进行判定, 共50个问题, 主要分为3个能区, 分别为呼吸症状(咳嗽、咳痰、气喘发作等)、活动受限(爬坡、穿衣、游戏、家务等)、疾病影响(焦虑、痛苦、不安全感、失望等), 评分0~100分, 分数越低说明COPD患者生活质量越高。
  1.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22.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COPD患者抑郁症情况 62例患者在住院期间死亡
  4例, 实际进入评估的患者为58例。正常患者10例(17.2%), 潜在抑郁症患者10例(17.2%), 具有抑郁症患者20例(34.5%), 严重抑郁症患者18例(31.0%)。
  2. 2 抑郁症和非抑郁症COPD患者生活质量评分比较 非抑郁症COPD患者生活质量评分为(24.6±3.2)分, 低于抑郁症COPD患者的(65.2±6.8)分,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3 讨论
  COPD属于慢性炎症性疾病, 且属于全身性的一种疾病, 不仅威胁着患者的身体健康, 更降低了患者的生活质量, 因疾病带来的种种影响, 从而加重了患者的心理负担, 为患者及其家属带来经济压力。经临床大量数据研究显示, 在COPD中大部分患者患有抑郁症, 且发生率>40%。COPD具有病程迁延、进展慢、易反复等特点, 因通气功能障碍的因素导致患者出现活动后气促、呼吸困难等症状, 造成器质性损害, 对患者的日常生产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患者的活动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进而引发抑郁等不良心理情绪, 抑郁症不仅降低了COPD患者的生活质量, 更是引发死亡的主要因素[7, 8]。长期的精神损害及沉重的心理负担可导致抑郁障碍加重。临床在治疗COPD时通常使用糖皮质激素、喹诺酮类抗生素等药物进行治疗, 此类药物的使用也加重了抑郁症的病症, 从而降低了患者的依从性, 最终形成恶性循环[9]。治疗COPD使用糖皮质激素类药物抑制具有争议, 主要是糖皮质激素虽然改善炎症与肺功能效果较为理想, 但是精神方面的不良反应比较严重, 从而加重了抑郁症病情。有研究[10]分析糖皮质激素对COPD患者气道炎症产生的影响, 患者在使用糖皮质激素治疗后利用双抗体夹心酶联免疫吸附法检测白细胞介素(IL)-4、IL-8水平, 结果显示IL-4、IL-8水平与治疗前比较有所降低, 也就是说糖皮质激素治疗的效果较好。
  本次研究结果显示, 62例患者在住院期间死亡4例, 实际进入评估的患者为58例。正常患者10例(17.2%), 潜在抑郁症患者10例(17.2%), 具有抑郁症患者20例(34.5%), 严重抑郁症患者18例(31.0%)。非抑郁症COPD患者生活质量评分为(24.6±3.2)分, 低于抑郁症COPD患者的(65.2±6.8)分,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通过本次研究证实, 伴抑郁症的COPD患者生活质量较低, 主要是因为受到疾病的影响, 限制了患者的活动, 日常生活只能依赖他人完成, 再加上患者需要长时间就医治疗, 增加了患者及其家属的经济负担, 致使患者感觉不到家庭地位, 因没有经济来源或经济来源较低有拖累感, 从而加重了患者的心理负担, 发生抑郁症。伴抑郁症的COPD患者会加重躯体症状, 从而影响着患者的饮食情况与营养吸收情况, 再加上长时间得到药物治疗, 影响着伴抑郁症的COPD患者的预后。
  综上所述, COPD患者发生抑郁症的因素有病程长、疾病重、无经济来源等, 伴抑郁症的COPD患者的生活质量较低, 更不利于疾病的预后, 系统的抗抑郁药物治疗能明显减轻伴抑郁症COPD患者的抑郁、焦虑、呼吸症状, 显著改善患者的日常活动能力。
  参考文献
  [1] 龙莉, 熊彬.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合并抑郁症与炎症因子的相关性. 广东医学, 2016, 37(4):629-631.
  [2] 李燕, 刘志燕, 黄美珍, 等. 老年COPD患者营养风险现状及其影响因素. 国际护理学杂志, 2016, 35(12):1630-1633.
  [3] 陈佳玲, 张锋英, 杭晶卿, 等.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合并抑郁状况及影响因素分析. 医学信息, 2016, 29(10):329.
  [4] 赵丽, 卜小宁. 抑郁与稳定期 COPD 患者肺功能、生活质量的关系. 山东医药, 2015, 16(31):17-19.
  [5] 翁林, 吴玉华, 熊建文, 等.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合并抑郁症相关研究进展. 临床肺科杂志, 2012, 17(8):1479-1481.
  [6] 蔡林再, 龔勋, 张翔, 等. 抑郁症对海南省老年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的影响及治疗. 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7, 37(20):5086-5087.
  [7] 周曦, 严峻海, 赵春柳, 等. 老年住院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合并抑郁的临床相关分析. 老年医学与保健, 2017, 23(1):34-36.
  [8] 马芹, 陈哲.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合并抑郁症对病情及预后的影响. 医学理论与实践, 2016, 29(11):1452-1453.
  [9] 周曦, 严峻海, 张柏膺, 等. CAT和HAD评价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稳定期患者焦虑、抑郁状态相关的比较. 临床肺科杂志, 2016, 21(5):781-783.
  [10] 霍会爱, 沈新联, 连玮, 等. 老年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并发抑郁症的临床调查. 医药前沿, 2016, 6(29):109-110.
  [收稿日期:2018-11-09]
论文来源:《中国实用医药》 2019年1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7066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