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  > 中国论文网 > 
  • 政治论文  > 
  • 超声与CT引导下经皮肺穿刺活检诊断周围型肺癌一针阳性率临床对比研究

超声与CT引导下经皮肺穿刺活检诊断周围型肺癌一针阳性率临床对比研究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要]目的 探讨超声与CT引导下经皮肺穿刺活检在周围型肺癌患者中的诊断效果及对一针阳性率的影响。方法选择2016年5月~2018年1月治疗的周围型肺癌患者200例作为对象,随机数字表法分为对照组(n=100)和观察组(n=100)。对照组采用CT引导下经皮肺穿刺活检诊断,观察组采用超声引导下经皮肺穿刺活检诊断,统计并记录两组诊断准确率、诊断过程中气胸、咯血、感染及肺内针道出血率,比较两组诊断准确率及并发症发生率。结果 入组的74例周围型肺癌患者均经过手术病理检查确诊,观察组与对照组腺癌、鳞癌、小细胞癌诊断准确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与对照组诊断过程中气胸、咯血、感染及肺内针道出血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超声与CT引导下经皮肺穿刺活检诊断周围性肺癌患者中能获得相仿的诊断确诊率,并发症发生率相对较低,均能为临床诊疗提供依据,临床上应根据医院情况选择合适的引导方法,提高临床确诊率。
   [关键词]超声;CT引导;经皮肺穿刺活检;周围型肺癌;诊断效果;一针阳性率
   [中图分类号]R734.2;R445.1;R730.4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0616(2019)03-107-05
  周围型肺癌是临床上常见的恶性肿瘤,是指病灶部位位于三级支气管以下、呼吸性细支气管以上的肺癌[1]。周围型肺癌发病机制复杂,普遍认为与吸烟、职业和环境接触、电离辐射及既往肺部感染有关,且随着人们居住环境污染的日益加剧,导致周围型肺癌发生率呈上升趋势[2]。由于周围型肺癌患者发病早期临床症状缺乏典型性,部分患者可表现为胸痛、发热,导致临床诊断难度较大。目前,临床上对于周围型肺癌多以手术病理检查为主,并将其视为“金标准”,虽然能帮助患者确诊,但是检查具有一定的风险性、创伤性,导致患者诊断依从性较差[3]。经皮肺穿刺活检是在X线透视定位或在B型超声波引导或CT引导下,利用细针刺入病变局部,抽取部分细胞或组织,然后将病变细胞或组织进行病理学检查实现疾病的诊断,但是患者选择何种引导方法存在争议[4-5]。本研究采取随机对照研究的方法,探讨超声与CT引导下经皮肺穿刺活检在周围型肺癌患者中的诊断效果及对一针阳性率的影响,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2016年5月~2018年1月治疗的周围型肺癌患者200例作为对象,随机数字表法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对照组100例,男61例,女39例,年龄40~85岁,平均(63.6±6.7)岁;病灶直径1~5cm,平均(3.12±0.42)cm;病程1~5个月,平均(3.12±0.41)个月。病灶部位:左上方32例,左下方30例,右下方27例,右上方11例。观察组100例,男60例,女40例,年龄41~86岁,平均(64.2±6.7)岁;病灶直径1~6cm,平均(3.31±0.45)cm。病程1~5个月,平均
   (3.04±0.36)个月。病灶部位:左上方31例,左下方30例,右下方29例,右上方10例。本研究均在医院伦理委员会监管下完成,两组性别、年龄、病灶直径及病灶部位、病程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 纳入及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1)符合周围型肺癌临床诊断标准[6],均经手术病理检查确诊;(2)符合超声、CT引导下经皮肺穿刺活检治疗适应证;(3)对患者的检查、诊断均在医嘱下完成。排除标准:(1)检查前经历放疗、化疗或免疫治疗者;(2)合并其他部位恶性肿瘤或检查过程中伴有严重并发症而终止治疗者;(3)合并精神异常、脑血管异常者。
   1.3 方法
   (1)仪器与设备。SSD240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仪(东芝);西门子32排螺旋CT机;美国Bard全自动活检枪;16G或18G内槽切割活检针。(2)检查方法。对照组:采用CT引导下经皮肺穿刺活检诊断。检查前对患者进行常规检查,在CT下初步确定病灶的准确位置、病灶大小,从而确定穿刺针的准确位置、进针点。结合患者的身体状态选择合适的体位,确定病变的范围,然后采用CT对病灶部位进行3mm下扫描。将栅栏式金属条定位器放置在病灶部位所在的体表组织中,扫描后确定最佳穿刺点,准确测量进针的距离、进针的角度及深度。确定完毕后对穿刺点进行常规消毒、铺巾,给予2%利多卡因进行局部浸润麻醉,深度到达胸膜,利用CT再次确认穿刺针的位置,保证穿刺针在病灶内,然后利用活检枪进行2~4次活检,将获得的组织放置在浓度10.0%甲醛溶液中,病理检测[7-8]。
  观察组:采用超声引导下经皮肺穿刺活检诊断。手术前行常规CT检查,初步确定部位的位置、病灶大小。利用超声探头进行扫描,确定肺部病灶部位的大小、数量、位置及病灶部位与周围组织的关系,从而确定进针的部位、穿刺路径、深度等。对穿刺点进行常规消毒、铺巾,在超声引导下进行穿刺,并在超声下动态调整穿刺的方向、位置及深度,然后利用活检枪进行2~4次活检,将获得的组织放置在浓度10.0%甲醛溶液中,病理检测[9]。
   1.4 观察指标
   (1)诊断准确率。统计并记录两组腺癌、鳞癌、小细胞癌诊断准确率。(2)并发症。统计并记录两组诊断过程中气胸、咯血、感染及肺内针道出血率。
   1.5 統计学分析
  采用SPSS18.0软件处理,计数资料采用百分数表示,行χ2检验,计量资料以(x±s)表示,采用t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诊断准确率比较
  入组的74例周围型肺癌患者均经过手术病理检查确诊,观察组与对照组腺癌、鳞癌、小细胞癌诊断准确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两组患者并发症比较
  观察组与对照组患者诊断过程中气胸、咯血、感染及肺内针道出血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3 讨论
  肺癌是临床上常见的恶性肿瘤,具有发病率高、死亡率高、治愈率低等特点,其发病普遍认为与长期大量吸烟、电离辐射、职业和环境接触、遗传有关[10]。而周围型肺癌属于肺癌的一种,其发病率与死亡率处于恶性肿瘤首位,且临床上尚缺乏有效的方法治疗,多数患者一旦确诊,已经是中、晚期,丧失了最佳诊疗时机。因此,加强周围型肺癌患者诊断、治疗对改善患者预后具有重要的意义[11]。
  目前,临床上对于周围型肺癌多以经皮肺穿刺活检为主,并将其视为诊断“金标准”,但是手术具有一定的风险性、创伤性,临床常用的引导手段包括:超声引导与CT引导,不同引导方法各有优缺点。本研究中,入组的74例周围型肺癌患者均经过手术病理检查确诊,观察组与对照组腺癌、鳞癌、小细胞癌诊断准确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说明超声与CT引导下经皮肺穿刺活检诊断周围性肺癌均能获得较高的确诊率,能为临床诊疗提供参考和依据。超声引导下经皮肺穿刺活检具有以下优点:(1)能对患者进行实时动态监测,确定穿刺针的进针深度与进针方向,操作相对简单;(2)超声引导下不会产生辐射,能降低患者辐照次数及辐照强度[12];(3)对患者体位要求相对较低,患者能在坐位状态下完成穿刺,并且该方法对于难以平卧患者亦可完成操作;(4)手术创伤相对较小,安全性较高,再加上该方法引起价格相对低廉,适用于基层医院中[13]。但是,超声引导下经皮肺穿刺活检临床使用时也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对于病变组织与胸膜之间存在充气肺或其他组织遮挡时,超声则无法显示其全部范围;同时,由于肿瘤病灶部位相对丰富,且多与大血管存在紧密的联系,难以选择穿刺点时导致超声下无法准确获得病灶部位的组织标本[14]。CT引导下经皮肺穿刺活檢则能在安全、微创下完成活检,能清晰的显示解剖平面,定位相对准确(对于<1cm病灶组织亦可准确定位);该方法能避免超声引导下存在的弊端,能为临床诊疗提供依据和参考。但是,CT引导下经皮肺穿刺活检诊断时也存在一定的局限性,该手术对于体位的要求相对较高,并且对于患者的配合度较高。再加上CT具有具有放射性,再加上价格相对昂贵。本研究中,观察组与对照组诊断过程中气胸、咯血、感染及肺内针道出血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说明超声与CT引导下经皮肺穿刺活检均具有较高的安全性,并不会增加并发症发生率。因此,为了提高周围型肺癌确诊率,患者在进行经皮肺穿刺活检时应结合医院情况选择合适的引导方法,手术前动态监测患者生命体征,评估患者手术耐受性,对于出现异常患者立即采取有效的措施干预,提高手术成功率及确诊率,为患者后续诊疗提供依据和参考[15]。
  综上所述,超声与CT引导下经皮肺穿刺活检诊断周围性肺癌患者中能获得相仿的诊断确诊率,并发症发生率相对较低,均能为临床诊疗提供依据,临床上应根据医院情况选择合适的引导方法,提高临床确诊率。
   [参考文献]
   [1]金艺凤,产翠翠,田静,等.超声与CT引导下经皮肺穿刺活检诊断周围型肺癌的临床应用价值[J].临床超声医学杂志,2016,18(6):415-417.
   [2]江明君,JiangMingjun.CT引导下经皮肺穿刺活检术对周围型肺癌的诊断价值探究[J].医学研究杂志,2015,44(3):131-134.
   [3] Moreland A,Novogrodsky E,Brody L,et al.Pneumothorax with prolonged chest tube requirement after CT-guided percutaneous lung biopsy: incidence and risk factors[J]. European Radiology,2016,26(10):1-9.
   [4]何玮华,汤庆,周大治,等.超声引导下周围型肺癌弹枪式与改良弹枪式经皮穿刺活检对比分析[J].广东医学,2016,37(22):3418-3420.
   [5]李琪,聂芳,杨丹,等.超声造影定量分析联合肿瘤标记物在肺周围型病灶良恶性诊断中的价值[J].中华超声影像学杂志,2017,26(8):682-686.
   [6]李玺,黄小艳,刘斌,等.径向超声非实时引导下经支气管镜肺活检对周围型肺癌的诊断价值和假阴性分析[J].中国内镜杂志,2017,23(12):46-49.
   [7] Chang JH,Ryu YJ,Lee JH.49P Diagnosis of small pulmonary lesions by transbronchial lung biopsy with radial endobronchial ultrasound and virtual bronchoscopic navigation versus CT-guided transthoracic needle biopsy: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 Journal of Thoracic Oncology,2018,13(4):S25-S26.
   [8]左太阳,许淑玲,张楠,等.CT导引下经皮穿刺氩氦冷冻治疗高龄周围型肺癌的临床应用[J].临床放射学杂志,2016,35(8):1259-1261.
   [9]田彤彤,叶靖,彭铮堃,等.低剂量能谱CT结合ASIR重建对肺部炎性肿块与周围型肺癌的鉴别诊断价值[J].实用医学杂志,2017,33(16):2769-2772.
   [10]龙发,欧振宇,黄文婷,等.超声小探头联合刷检现场细胞学对肺周围型病灶的诊断价值[J].中国内镜杂志,2016,22(10):54-59.
   [11]韩文广,王红梅,周永,等.多层螺旋CT对局灶性机化性肺炎与周围型肺癌的鉴别诊断[J].中国医学影像学杂志,2016,24(2):106-110.
   [12] Rotolo N,Floridi C,Imperatori A,et al.Comparison of cone-beam CT-guided and CT fluoroscopy-guided transthoracic needle biopsy of lung nodules[J].European Radiology,2016,26(2):381-389.
   [13]宋之光,李邦国,余洪,等.周围型肺癌双源CT灌注成像与肿瘤血管生成的相关性研究[J].临床放射学杂志,2016,35(2):192-196.
   [14]范丽,望云,管宇,等.临床I期周围型肺癌的MDCT特征及误诊原因分析[J].临床放射学杂志,2016,35(3):354-359.
   [15]望云,刘士远,范丽,等.含薄壁囊腔周围型肺癌的CT特征及病理基础分析[J].中华放射学杂志,2017,51(2):96-10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9076.htm

服务推荐